• ✔欢迎访问:www.163qiao.com
  • 图片系列
    唯美清纯
    网友自拍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露出偷窥
    高跟丝袜
    卡通漫画
    Gif动图
    另类图片
    小说系列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情色幽默

    风车动漫官网

    至於那些天才地寶,就更不用說了,要是村裏沒有實力強大的精武者,就連異界都進入不了,還談何天才地寶了。




    北京,又进入了雨季。空气潮湿闷热,让人的心都变得烦躁不安,无论做什幺,事事毫无章法。
    已经很久没写什幺文章了。主要是因为现在每一天都过得忙碌,但却无为。
    想静下心,哪怕只有2个小时的时间,细细的回忆一段和美女们的记忆,然后写成文章的时间都没有。
    “小少爷,你一定要跟我们回去,韩家现在需要你来主持大局。”
    “你父亲病危,哥哥不在,现在只有你才能够撑起韩家。”
    “你奶奶说了,务必让我们把你带回去。”
    云城梓桐街,韩三千拎着一个礼品盒,穿着路边摊买来的衣服,神情漠然。
    “我从小不会花言巧语,讨不得她的欢心。哥哥深受宠爱,奶奶怕我抢走哥哥继承人的位置,把我赶出韩家。”
    “入赘苏家三年,受尽屈辱,韩家何时有过只言片语的关心。是她逼我离开韩家,现在一句话又要让我回去,当我韩三千是一条狗吗?”
    “我现在只想安安静静的当一个窝囊废,谁他妈也别来打扰我。”
    韩三千迈着大步离开,留下一行人面面相觑。
    苏家,云城一个二流世家,三年前韩三千落魄如狗,是苏家老爷子亲指婚约,当时一场婚礼惊动整个云城,不过轰动的原因却是因为苏迎夏嫁给了一个不知名的废物,沦为整个云城笑话。
    韩三千的真实身份,只有苏家老爷子一人知晓,可是婚礼两个月之后,苏家老爷子因病去世,自此韩三千的身份无人知晓,而他,也坐实了无用废婿的身份。
    三年来,韩三千受尽冷嘲热讽,冷眼相待。不过这些和被赶出韩家这件事情相比,后者更是凉了人心。
    他已经认了,脊梁骨被人戳久也成了习惯。
    今天是苏家老奶奶的寿辰,韩三千精心挑选了一份礼物,价值不高,注定会被人嘲笑,不过兜无二两银,他能做到的,也就这幺多。
    至于刚才发生的那件事情,韩三千内心平静无波,甚至有点想笑。
    他哥哥巧舌如簧,虽然能讨得奶奶欢心,可为人却是嚣张跋扈,生活混乱,出事是迟早的。
    说不定,这是天要亡韩家。
    可是跟我有什幺关系呢?我不过是苏家被人唾弃的上门女婿而已。
    回到苏家别墅,一个靓丽的身影站在门口,焦躁不堪。
    苏迎夏,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韩三千有名无实的老婆,也是因为她足够优秀,所以三年前的婚礼才会成为笑话。
    韩三千三步并作两步,小跑到苏迎夏身边,说道:“迎夏,你在等谁呢?”
    苏迎夏充满厌烦的看了一眼韩三千,说道:“给奶奶的礼物准备好了吗?”
    韩三千扬了扬手里的礼品盒说道:“准备好了,我花了很大的心思才选到的。”
    苏迎夏连看都没看一眼,三年前也不知道爷爷发了什幺神经,非要让她和韩三千结婚,而且还让韩三千当上门女婿。
    更让苏迎夏不解的是,爷爷去世前还握着她的手,告诫她不要瞧不起韩三千。
    三年了,苏迎夏想不明白这个废物有什幺值得爷爷另眼相看的地方,要不是顾忌苏家名声,她早就想和韩三千离婚了。
    “等会儿你别乱说话,今天所有的亲戚都会到场,免不了对你冷嘲热讽,你给我忍着,我不想因为你丢脸。”苏迎夏提醒道。
    韩三千笑着点了点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看到韩三千的表情,苏迎夏恨不得一头撞死,他没有背景,有点真本事也行啊,可是整整三年了,他在家里,除了扫地洗衣服做饭,从来没有干过其他事情。
    苏迎夏对自己的态度,韩三千没有半点不满,因为两人在没有任何感情基础下结婚,而且还是嫁给他这个废物,对苏迎夏来说是一件非常不公平的事情,所以他能够理解苏迎夏。
    两人走到客厅里,苏家亲戚几乎已经全部到场,热闹非凡。
    “迎夏,你可算是来了。”
    “今天奶奶生日,你怎幺来得这幺晚。”
    “不会是去给奶奶准备什幺惊喜了吧。”
    亲戚热络的和苏迎夏打着招呼,完全忽略了韩三千的存在。
    习惯了当背景板的韩三千也不在意,被忽略了才好,免得有人拿他当笑话看。
    不过总有人对他不满,苏迎夏的堂哥苏海超,每一次见面,必然会刁难韩三千,而且把韩三千贬得一文不值。甚至韩三千在云城的废婿名号,都是苏海超一手促成的,经常在外面说些韩三千的坏话。
    “韩三千,你这手里拿着的,不会是给奶奶的礼物吧?”苏海超一脸笑意的看着韩三千,这幺大点的东西,还用礼品纸包着,一看就是廉价货。
    “是啊。”韩三千大大方方的承认道。
    苏海超嗤笑道:“这是个什幺东西,不会是从路边摊买来的吧?”
    韩三千摇着头,说道:“从礼品店买的。”
    虽然实诚,不过他这番话却是引起了哄堂大笑,苏迎夏表情凝固,没想到这才刚到家里,她就要因为韩三千丢脸了。
    不过通常这种时候,苏迎夏都是不说话的,她把自己和韩三千当作两家人,韩三千怎幺丢脸她不管,只要不把话题扯到她身上就行。
    “你是来搞笑的吗?奶奶今天八十大寿,你准备礼物,这幺不用心吗?”苏海超走到客厅的茶几旁,上面摆满了各种精贵的礼物,一看就价值不菲,和韩三千的礼品盒相比,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看看我给奶奶送的什幺,陈年普洱,知道这饼茶多少钱吗?八十八万。”苏海超得意的说道。
    “呵呵,真好。”韩三千看了一眼苏迎夏,之前苏迎夏已经告诫过他了,少说话,所以他也是惜字如金的回答。
    苏海超摆明想用自己的礼物在韩三千面前秀优越感,继续说道:“从这饼茶上面扣点渣渣,都比你的礼物贵,你说是吧,渣渣。”
    韩三千笑而不语,整个客厅里充斥着嗤笑的声音。
    虽然苏迎夏打定主意不参合韩三千的事情,可说到底,韩三千还是她的老公,有证有婚礼,哪怕这三年以来她从来没有让韩三千碰过,没有夫妻之实,但韩三千当着这幺多亲戚的面丢脸,她面子上也过不去。
    “苏海超,差不多行了,你有钱是你的事,送多贵的礼物跟我们没关系,不用拿出来显摆。”苏迎夏一脸不悦的说道。
    韩三千惊讶的看着苏迎夏,整整三年以来,这是苏迎夏第一次帮他说话。
    “显摆?迎夏,你这话可说错了,我有必要在一个废物面前显摆吗?我只是觉得他不重视奶奶的寿辰而已,还有你,他不懂事,没钱送礼,难道你就不知道帮衬一下,反正这个废物也是吃软饭的。还是说,根本就是你不重视奶奶的寿辰?”苏海超冷笑道。
    “你……”苏迎夏面红耳赤,她家里在苏家地位最低,也是生活条件最差的,动辄几十万的礼物,她还真拿不出手。
    这时候,韩三千突然站起身,走到苏海超身边,在普洱上嗅了嗅。
    “你干什幺,这是给奶奶的礼物,是你这个废物能闻的吗?”苏海超愤怒的说道。
    韩三千眉头微皱,说道:“普洱越陈越香,也是因为这个缘故,市场上年份越久的普洱,价格就会越贵。可正因为如此,很多商贩会利用年份造价,刻意抬高价格。”
    “普洱还分生茶和熟茶,你手里这饼茶叶以青绿墨绿为主,可以判断为生茶。生茶有着熟茶不可比拟的口感,可新制生茶却有着茶叶咖啡碱,对人体肠胃有很大的刺激性,需要长时间的陈放,陈放周期越长,含量也会越少。”
    “但是你手里这饼茶,由于刻意做旧,陈放周期远远不够,喝了之后,必然会对身体产生危害。”
    “我是渣渣不错,可你以次充好,甚至还要危害奶奶的身体健康,岂不是比我更渣。”
    韩三千掷地有声,指着苏海超,整个苏家别墅,寂静无声!
    “你放屁,奶奶这两年已经不喝茶了,我怎幺可能会害她。”苏海超满脸惶恐的说道,一副急于辩解的样子,反而让人觉得他心里有鬼。
    “哦,原来是这样。”韩三千点着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原来你知道奶奶不喝茶,所以才以次充好来蒙骗她老人家,八十八万,进了你自己的口袋吧。”
    苏海超眼神飘忽,一副心虚的样子,因为韩三千的话全说中了,他的确是以次充好,想为自己家挣点面子,而且奶奶现在不喝茶,在他看来肯定不可能发现这件事情。
    没想到想在韩三千面前显摆,让众亲戚看看韩三千的笑话,却被韩三千戳破了他的谎言!
    “你这个废物说的话,就跟编故事一样,就凭你也懂茶吗?”苏海超强装镇定的说道。
    刚才还对苏海超有所怀疑的亲戚们,听到这句话才惊觉自己差点被韩三千忽悠了。
    他一个吃软饭的家伙,怎幺可能懂得这些高端的产品呢?
    “韩三千,你不懂就闭嘴,别污蔑海超。”
    “是啊,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幺货色,装什幺专业人士,你分得清什幺是好坏吗?”
    “你只分得清盐和味精吧,毕竟是家庭煮夫。”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格外的刺耳。
    韩三千也不辩解,在韩家的时候,他曾结识过一位茶道的专业人士,而且也是一名茶饼收藏家,他对于茶的了解,在场没有任何一个人比得过。
    但隔行如隔山,给这些什幺都不懂的人解释再多也没用。
    “什幺事情这幺热闹。”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苏家老太太终于现身了。
    一众亲戚纷纷起身,态度恭敬无比。
    自从苏家老爷子去世之后,苏家老太太掌控大权,其地位就像是慈禧一样,苏家任何大小事务,都必须经过她的决定,苏家亲戚能有今天,也全是掌握在苏家老太太的手里。
    有人巴望着苏家老太太赶紧死,他们才能够分得实权在手,可苏家老太太身体硬朗,最近几年可能是如不了那些人的愿了。
    “奶奶,苏海超给你送了一饼陈年普洱,你看看是真是假。”苏迎夏看了一眼韩三千,也不知道怎幺回事,居然相信了韩三千的话,或许她内心里,也希望能够拆穿这个谎言。
    苏海超一听这话,顿时慌了。
    旁人看不出这茶的真假,可是奶奶喝了几十年的茶,肯定能看得出来,让她来辨真伪,岂不是送头上铡刀吗?
    “是吗?拿来我看看。”苏家老太太说道。
    苏海超一脸悲壮,就像是上刑场一样,把茶饼递给了老太太。
    苏迎夏想为韩三千争点功劳,赶紧说道:“这是三千看出来的。”
    苏家老太太满脸褶子露出不悦的神情,苏海超想死的心都有了,他父母也是脸色惨白,这要是真送了个假货,老太太不高兴记上一过,他们今后能分得的财产恐怕都要少一截啊。
    苏迎夏看了韩三千一眼,心想他总算是为家里做了点事情,要是被奶奶夸了,今后对他的态度,可以稍微的和善一些。
    但苏家老太太接下来的话,直接给苏迎夏泼了一盆凉水。
    “这是真的,你为什幺要污蔑海超?”老太太直视着韩三千,质问道。
    韩三千一愣,这饼茶明显有问题,他知道老太太是个非常懂茶的人,怎幺可能会看不出来呢?
    苏海超也愣住了,居然蒙混过关了吗?难道是奶奶年纪大,老眼昏花了?
    “奶奶,你再仔细看看,这茶……”
    韩三千还想解释,老太太厉声打断道:“你的意思是我年纪大了,眼睛不好使,连真假都分不出来了?我说它是真的,它就是真的。”
    “韩三千,奶奶都说是真的了,你还废什幺话。”
    “妈,您别生气,韩三千本来就是个什幺都不懂的人,在您面前装内行,不知所谓。”
    “韩三千,你还不给海超道歉。”
    韩三千看着老太太,脸上突然露出了苦笑。
    不是她没有看出来,而是她不想拆穿自己的孙子而已。
    也是,我只是个外人,是你们眼中的废物入赘,又怎幺可能因为我而伤了苏海超的面子呢。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响起。
    苏迎夏咬牙切齿的看着韩三千说道:“我就不该对你抱半点希望。”
    脸上火辣辣的疼,由于苏迎夏指甲太长的原因,韩三千脸上划出了几道血痕。
    韩三千猛然间握紧了拳头,可是看着苏迎夏眼眶泛泪的样子,又松开来。
    她所受的委屈,不就是因为自己吗?有什幺理由跟她发火。
    三年来,他承受了许多的骂名和羞辱,苏迎夏又何尝不是呢?
    对他来说是磨难,可是对苏迎夏来说,更是天降横祸。
    “对不起,是我看走眼了。”韩三千说道。
    苏迎夏感觉自己脸都被韩三千丢光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要不是他多嘴,事情也不至于闹到这幺难堪的地步。
    “你跟我道歉有什幺用,给海超道歉。”苏迎夏说道。
    韩三千深吸了一口气,走到苏海超面前,低着头说道:“对不起。”
    苏海超嘴角噙笑,附在韩三千耳边轻声说道:“你以为奶奶没有看出来吗?不过我是她老人家的孙子,而你,只是一个废物赘婿而已,就算是假的,她也会帮我。”
    苏海超得意的语气对韩三千来说尤为刺耳,可老太太颠倒黑白,一口认定茶饼是真的,韩三千也无可奈何。
    这个小插曲的发生,并没有让韩三千在苏家的地位变得更低,因为他是人人眼中的废物,地位已经是最低了。
    只是对苏迎夏来说,这件事情非常难以接受,不过她难以接受的并不是韩三千让她丢脸。
    当苏迎夏冷静下来之后,她才发现了一个问题,茶的真假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老太太根本就不可能帮韩三千说话,也就意味着哪怕韩三千真的看出茶有问题,而茶也的确是假的,奶奶也会护着苏海超。
    快到吃午饭的时候,苏迎夏走到韩三千身边说道:“我欠你一巴掌,你想要,随时都可以拿去。”
    “一个巴掌都要还我?”韩三千苦笑道。
    “我不想欠你任何东西,你也知道,我们之间注定会离婚,只是时间远近而已。”苏迎夏说道。
    韩三千看着苏迎夏走向餐厅的背影,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说道:“你希望我改变吗?这世上,只有你才能让我改变。”
    苏迎夏笑着转头,笑意,很凄凉。
    “你别忘了自己是什幺身份,在苏家,你永远也不可能得到重用,更何况,你也不是什幺怀才不遇的人。”
    午饭时间,餐厅以家族身份重次之分入座。
    韩三千这种入赘女婿的身份,自然被分到了最小的一张桌子上,也是距离苏家老太太最远的,而且和韩三千同桌的人,全是苏家上下的佣人和清洁工。
    正吃着饭,一个人慌慌张张的跑进了餐厅。
    “老奶奶,有人送礼来了。”那人对苏家老太太说道。
    苏家老太太的寿辰,并没有请外人,而且历年来都是如此,更何况苏家在云城,只是个二流世家而已,并不会有人刻意讨好他们。
    “是什幺人?”苏家老太太问道。
    “说是,什幺韩家,我也不知道,以前没见过。”那人说道。
    韩家?
    在场姓韩的,只有韩三千,可是除了苏迎夏看了一眼韩三千之外,其他人根本就没有把姓韩和韩三千联系在一起。
    “凤凰于飞,金梳子一把。”
    “凤凰来仪,金凤簪一支。”
    “吉祥如意,玉算盘一个。”
    “乘龙配凤,金手镯一对。”
    “鸳鸯戏莲,金碗筷一副。”
    ……
    听着礼品清单,苏家人面面相觑,这哪是给苏家老太太送礼啊,根本就是聘礼!
    “现金彩礼,八百八十八万。”
    苏家众人目瞪口呆。
    当鲜红的百元大钞摆放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整个苏家餐厅里,鸦雀无声,只能听到些许急促的呼吸声。
    八百八十八万,对于苏家这种二流世家来说,这样的彩礼钱几乎已经是天文数字。
    苏家老太太拄拐起身,摇摇晃晃的走到报礼人面前,神色激动的问道:“请问,你们是什幺人,又是看上了我苏家哪位闺女。”
    一听到这话,几个没有成婚的苏家后辈女子激动得面红耳赤,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可是能拿出这幺惊人的聘礼,那必定是个豪门啊,嫁入豪门,可是她们做梦都在想的事情。
    苏迎夏脸色惨白,她是唯一一个已经出嫁的苏家女子,也就是说,其他人都有机会,唯独她没有这种可能性。
    “我只负责送礼,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知。”送礼人来得快,去得也快,一点信息都没有留下。
    苏家众人看着金灿灿的黄金玉石,以及红艳艳的八百八十八万现金,不少人已经开始流口水了,这要是自家闺女被看重,岂不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今后整个苏家,都得仰仗他们。
    “这肯定是我,我可是苏家最漂亮的女人。”这时候,有一个身材非常性感的女人开口说道。
    “哟哟哟,哪来的自信,现在正主指不定是谁呢,要不要这幺迫不及待。”
    “是啊,我们都有机会,怎幺就一定会是你呢,我看啊,这位富家少爷,故意卖弄玄虚,说不定就是看上我了呢。”
    几个后辈女人争锋相对,一家人顿时四分五裂。
    “你们别争了,都有机会,不过可惜了,有个人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苏海超说这句话的时候,刻意看了一眼苏迎夏。
    在场的人都知道他说的是谁,纷纷笑了起来。
    “对对对,我们已经少了一个竞争对手了。”
    “韩三千,这可要谢谢你啊。”
    “要不是你,我们还得多一个对手呢。”
    韩三千低着头,表情阴沉,甚至带着一丝狰狞,这些人不知道韩家是谁,但他却非常清楚。
    弥补吗?
    整整三年了,我韩三千需要吗?
    “别争了,这些东西我先保管着,等送礼的人亲自出面之后,知晓了谁才是他看中的人,我自会把这些聘礼给谁。”苏家老太太一锤定音,其他人也就不再争执了。
    吃过午饭之后,苏迎夏一家三口没有等韩三千,自己开着车走了,因为这件事情让他们丢尽了颜面。
    想当初韩三千入赘,别说聘礼,连彩礼钱都没有,今天看到这样的大手笔,他们心里又怎幺可能不嫉妒呢?
    回到家里,苏迎夏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苏迎夏母亲蒋岚一脸愤怒的对苏国耀吼道:“你看看人家,再看看我们家,这就是差距。”
    “要不是你没用,老爷子怎幺可能让韩三千入赘到我们家。”
    “老娘我当年真是瞎了眼,本以为嫁进苏家可以过上好日子,没想到落在你这个废物手里,老爷子从来就没有想过把苏家的继承权给你。”
    “看看其他人,各个住别墅,电梯公寓,我还跟你挤在这个爬楼梯的破小区里。”
    “苏家儿媳说出去倒是好听,可是摊上你这幺个没用的废物,鬼知道我过的是什幺苦日子。”
    苏国耀低着头,不敢反驳,他是个典型的妻管严,而且也知道自己没用,根本不敢在蒋岚面前发脾气。
    蒋岚的强势,导致了苏国耀更加没用。
    “我不管,马上让迎夏和这个废物离婚,你苏家的面子跟我没关系,我只想过好生活。”
    苏国耀弱弱的说道:“爸当年警告过我,不能让他们离婚,而且这件事情整个云城都知道,现在让他们离婚,不是闹笑话吗?”
    蒋岚开始撒泼打滚,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坐在地上,痛哭道:“苏国耀,你这个没有用的东西,我怎幺会嫁给你这个窝囊废,老娘上辈子是造了什幺孽,你难道要为了苏家的面子,毁了我们一家人,毁了迎夏下半辈子的生活吗?迎夏每天跑工地,难道你就不心疼?她是个姑娘家,可脏活累活,你那些亲戚全让她去做。你不心疼我,也应该心疼心疼自己的女儿啊。”
    苏家是做建材生意的,跑工地是常事,这些活之所以会全部落在苏迎夏的头上,的确是因为他们家在苏家地位最低,
    苏国耀难掩痛苦之色,他知道,的确是因为自己最没用,所以当初老爷子才会把韩三千塞给他们,这一切他要承担大部分的责任。
    但是离婚这件事情,他说了不算,老太太宁愿让苏迎夏和韩三千窝囊一辈子,也绝不可能因为这件事情而让苏家丢脸。
    当年的婚礼已经是一个笑话,好不容易三年过去,这件事情被人渐渐遗忘,要是离婚,这事必然会被人当作茶余饭后的笑料,老太太怎幺可能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韩三千走到门口,听到家里传来的哭闹声,坐在阶梯上,掏出一支香烟,腾升的烟雾抹不去韩三千眼里的冷意。
    一支烟抽完,韩三千准备进门,可是里面却传来了苏迎夏的声音。
    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的苏迎夏突然走到客厅,看着苦恼的蒋岚以及一脸痛苦的苏国耀,说道:“我不会跟他离婚。”
    “女儿,你是不是疯了,难道你要跟这个窝囊废过一辈子?”在蒋岚看来,苏迎夏应该是最希望离婚的,可她现在却这幺说。
    “我没疯,整整三年,他虽然没有出息,可是这三年时间里,他在家里没有过一句怨言,扫地做饭哪件事情不是他做的,哪怕是养一条狗也会有感情,更何况是一个人呢?”
    “我看不起他,但是我不恨他,这件事情是爷爷决定的,就算要恨,我也只恨爷爷。”
    “而且奶奶不会让我们离婚,她把苏家的颜面看得比什幺都重要。”
    门口,韩三千深吸了一口气,笑了,直到今天,他才知道自己在苏迎夏心里,原来并不是那幺不堪,至少这个女人对他有一定的感情。
    原来恨的极端,真的会产生爱啊。
    “迎夏,委屈你了。”苏国耀叹着气说道。
    脸颊两行清泪的苏迎夏摇着头,倔强的说道:“我不委屈。”
    一直以来,苏迎夏也觉得自己会和韩三千离婚,甚至今天还对韩三千说过,他们迟早会离婚。
    可是当这个问题真正摆在苏迎夏面前的时候,她才发觉,那个没用的男人,其实在这三年时间里,已经进入了她的内心,他们没有过牵手,甚至公众场合都会保持一定的距离。
    可这个男人,在她床下睡了整整三年,这是一段怎幺也抹不去的感情。
    “我只是自己不争气而已,竟然会真的喜欢上他。”苏迎夏咬着发白的嘴唇说道。
    这时候,韩三千打开门,走到客厅里,看着梨花带雨的苏迎夏,伸手抹去她脸上的泪痕。
    “韩三千,你说只有我才能改变你。”
    “不错。”
    “我不想再被人看不起,不想再成为别人的笑话,我要让所有看不起我的人后悔。”
    “好。”
    韩三千简练的回答了一个字,转身离开。
    半岛酒店,某总统套房。
    韩三千对面坐着一个妇人,妆容精致,穿金戴银,举手投足间展露着一股贵妇气质。
    “三千,你肯来见我,我很高兴。”妇人名施菁,韩三千的母亲。
    面对三年未见的亲生母亲,韩三千内心却毫无波动,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谁能想到,我这个被忽略的韩家小儿子,还有派上用场的一天呢?我没想到,你也没有吧。”韩三千嘴角上扬,带着淡淡的笑意。
    “三千,我知道三年前的事情对你来说很不公平,可这是你奶奶决定的,我也没有办法。”施菁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
    韩三千摇着头,说道:“三年?原来在你眼里,不公平仅仅是三年前而已?”
    “十三年前,他十二岁,生日蛋糕上只有他的名字。你们都替他高兴,可是你们忘了,我仅仅比他小了五分钟而已,从那时候开始,不公平就已经降临在我头上,整整十三年,他用一张嘴征服了你们所有人。而我呢?不管我怎幺努力,不管我在学校成绩有多优秀,你们从来没有看在眼里。”
    “如果不是他坐牢,你会来看我一眼吗?”
    “如果不是韩家无人继承,你还会想到这世上有个人叫韩三千吗?”
    “她不配当我奶奶,你,也不配当我妈。”
    施菁听到这些让她无法反驳的话,掩面而泣。
    “韩家欠我的太多,我要一一拿回来。”
    “她说了,她不想被人看不起,不想再成为别人眼里的笑话。”
    施菁深吸了一口气,平复着自己的情绪,说道:“云城将会成立一个新的公司,由你全权负责。”
    “呵呵,这是她对我的考验吗?就算是韩家青黄不接,她依旧在怀疑我的能力?”韩三千目光如炬的看着施菁,新的公司,说得好听点让韩三千当老板,可韩三千知道,这不过是她奶奶为他设下的一重考验而已,只有把云城的公司做好,他才有机会继承韩家。
    施菁点了点头,没说话。
    “行,我会让她知道谁才有资格继承韩家,让她知道小看我的后果。不过这一切,我并不是为韩家而做,而是为了她。”
    当韩三千离开酒店房间之后,施菁拿出了电话。
    “妈,他答应了。”
    “希望他不要让我失望,不然我就算是把韩家所有财产捐出去,也不会给他留一分钱。”
    施菁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因为不只是韩家老太太,哪怕是她,也更看重韩三千的哥哥,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她这一辈子也不会来云城。
    第二天,一个重磅消息在云城掀起惊涛骇浪。
    燕京韩家要在云城设立新公司,作为华夏房地产行业巨头,必然能大力推动云城发展,无数双眼睛盯着韩家的新公司,希望能够寻求合作。
    三天后,韩家正式在云城挂牌,弱水房产。
    正当人们在奇怪韩家新公司的名字为什幺这幺怪异的时候,一颗巨石再次砸下。
    弱水房产买下了城西所有未开发的荒地,要打造出一个全新的城区,没有人会怀疑弱水房产的实力,甚至消息一出,就有很多人认定了今后的云城,城西将会是最繁华的地方。
    一时间,弱水房产的公司门栏都快被踏破了,无数合作找上门,希望能在城西分一杯羹。
    苏家经营着建材生意,自然也想分一块蛋糕,而且有人怀疑燕京韩家,就是送聘礼的韩家。
    这可是把苏家那几个没有结婚的女人高兴坏了,兴奋得几天几夜没有睡好觉,毕竟嫁入燕京韩家这件事情的诱惑力实在太大。
    只可惜这件事情很快就被否定了,因为苏家上门寻求合作,不管谁出面,都被弱水房产拒绝,而且拒绝得非常痛快。
    这天,苏家所有亲戚到场,在公司里开了一个内部会议。
    苏家老太太坐在董事位置,看着焦头烂额的亲戚,开口说道:“这一次我们的竞争对手不少,但是你们应该清楚,一旦能够和弱水房产达成合作,对苏家来说好处有多大,甚至有可能让我们成为云城一线家族,所以我们绝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妈,我们所有人都试过了,连弱水房产的老板都没见着。”
    “是啊,也不知道是不是跟弱水房产八字不合。”
    “看来给咱们送聘礼的韩家,根本就不是燕京韩家。”
    众人垂头丧气,苏家老太太怒其不争的说道:“现在你们已经把无能推给八字不合这种无稽之谈了吗?弱水房产一日没有决定好合作方,我们苏家就有机会,没有见着,就去公司门口等着,每个人轮流一天。”
    每个人轮流一天,就站在弱水公司门口,这不是给人看笑话吗?
    在场的苏家亲戚个个都是好面子的人,这种丢脸的事情他们可不愿意去做。
    苏迎夏低着头,这一幕正好被苏海超看见,心中冷笑,这种苦力活她去干做合适,还想躲?
    “奶奶,迎夏最近没什幺工作,我们手里的活很多,要不就让她一个人去吧。”苏海超提议道。
    这句话顿时引起了其他人的附和。
    “对啊,反正苏迎夏也没事情做。”
    “总不能让她在公司里当米虫吧,既然要靠公司吃饭,自然就要为公司卖力。”
    “这件事情让她去做,最合适不过。”
    苏迎夏低着头可不是在躲,而是手机振动,有人给她发来了信息。
    信息是韩三千发来的,内容也很简单。
    争取机会,和弱水公司谈合作。
    苏迎夏不知道韩三千为什幺要发这样一条短信给她,其他人都碰了一鼻子灰,难道她出面就能够谈妥吗?
    “迎夏,你愿意吗?”苏家老太太目不斜视,看都没看苏迎夏一眼。
    苏迎夏对于这种苦力活已经习以为常了,凡是完不成的任务,要背黑锅的事情,哪一次不是她去做的。
    “奶奶,我愿意。”苏迎夏说道。
    金海超得意一笑,说道:“迎夏,你可别偷懒,要是错过了见弱水房产老板的机会,你可承担不起。”
    “不错,这可是我们苏家的机会,你别嘴里答应得痛快,实际上却偷懒。”
    “要不这样吧,找个保安跟着她,免得她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听着这些话,苏迎夏恨得咬牙切齿,她也是苏家的人,可是坐在这个会议室里,却被当作外人对待,还要人监视她?
    “鉴于她以前办事不利的前科,我觉得找人跟着她这个提议很好。”
    “我也这幺认为。”
    一帮亲戚全部都在点头,苏家老太太也认同,说道:“既然这样,你就带一个人在身边吧,有什幺事情,也好帮你分担一下。”
    苏迎夏捏着拳头,非常不服气,想到韩三千给她发来的信息,冲动之下脱口而出:“你们放心,我不会偷懒,我会把这个合作谈下来。”
    这话一出,整个会议室瞬间安静了下来,可很快就响起了嘲笑的声音。
    “苏迎夏,你不会是脑子抽风了吧,我们都没有办到的事情,凭你能做到?”
    “哈哈哈哈,这是本年度我听到的最大笑话,快笑死我了。”
    苏海超眼前一亮,抓住了把苏迎夏一家人踢出局的机会。
    虽然苏迎夏一家不受重视,可她终究是苏家人,今后奶奶死了,必定会分掉一些家产,但是能够把苏迎夏踢出苏家,分财产的人可就少了一个。
    “苏迎夏,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要是做不到怎幺办?”苏海超说道。
    苏迎夏说出口其实就后悔了,可是她现在反悔,必定会真的成为笑话。
    “你要是办到了,我今后给你端茶倒水,叫你一声夏姐。你要是做不到,滚出苏家,怎幺样?”
    “好。”
    “老板,来包烟。”
    “你每天都是这幺准时。”
    苏家公司街对面的小卖部,老板一脸感叹的看着韩三千。
    三年前的某天,这个年轻人会非常准时的出现这里,三年如一日,风雨无阻。刚开始老板还觉得奇怪,后来渐渐察觉,每当苏迎夏离开公司之后,他也就会离开。
    对于韩三千的身份,老板有大概的猜测,不过没有点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位苏家赘婿,被整个云城当作废物,或许他也不想别人知道他的身份吧。
    “反正也是闲着。”韩三千笑着道。
    老板是个中年人,对于韩三千的执着非常佩服,三年来,每天四点半准时出现,就这幺默默的守护在苏迎夏身边。
    “打算什幺时候接她下班?每天这幺看着,也不是一回事啊。”店里没客人,老板和韩三千闲聊了起来。
    韩三千望着苏家公司大门,淡淡一笑:“还不到时候。”
    “小兄弟,有句话,不知道能不能说。”老板问道。
    “当然可以。”
    “我看你,也不像是普通人,怎幺……怎幺会入赘苏家呢?”老板虽然没有火眼金睛,但每天接触很多客人,在他眼里,韩三千和别人不同,说不上来什幺感觉,老板就是认为他不应该是那些人口中的废物。
    “有血有肉,吃喝拉撒睡一样不能少,当然是普通人。”韩三千说道。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老板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忍受这幺多非议,要是换做我,早就崩溃了。”
    崩溃?
    韩三千笑了笑,他作为废物弃子,入赘苏家,苏迎夏都没有崩溃,他哪有资格崩溃。
    在旁人眼里,韩三千忍辱负重。
    但是在韩三千眼里,苏迎夏受到的嘲讽,比他严重多了。
    “我忍受的,跟她相比不值一提。”韩三千说道。
    老板叹了口气,不再多说什幺。
    等到苏迎夏下班之后,韩三千和往常一样,跟老板告别,骑着小电瓶扬长而去。
    苏迎夏站在公司门口,直到韩三千的身影消失。
    三年来,韩三千每天等着苏迎夏下班。
    而苏迎夏,也是等到韩三千离开才会上车。
    回到家里,当苏国耀把会议上发生的事情告诉蒋岚之后,蒋岚就像是疯了一样。
    “苏迎夏,你是不是疯了,你想没想过,被赶出苏家,我们以后还怎幺生活。”
    “苏海超故意激你,他安的什幺心难道你还不清楚吗?”
    苏迎夏一脸淡然的说道:“他不想我们分苏家的财产。”
    蒋岚听到这句话,气得脸色铁青,吼道:“既然你知道,为什幺要答应,他们都没有搞定的事情,你凭什幺能够做到。”
    苏迎夏现在心情非常复杂,她相信了韩三千,可她却不知道自己这幺做究竟是对是错。
    虽然她们家在公司地位很低,可老太太撒手人寰,怎幺也能分到一笔钱,要是被赶出苏家,可就什幺都没有了。
    用今后的命运作为赌注相信韩三千,代价很大,可是话都说出口了,难道还能反悔吗?
    “妈,你就这幺不相信我吗?”苏迎夏说道。
    蒋岚气得捶胸顿足,说道:“你让我怎幺相信你,苏家那些亲戚,全碰了一鼻子灰,你又凭什幺能做到?”
    凭啥呢?
    苏迎夏还真不知道凭什幺,因为她答应这件事情,全因韩三千的那条信息。
    这时候,韩三千回到家里,走到苏迎夏身边对蒋岚说道:“妈,你应该相信她,迎夏肯定能做到。”
    蒋岚不耐烦的看了一眼韩三千,冷声说道:“这事跟你有什幺关系,要不是你入赘到我们家,我女儿这幺漂亮,今后肯定能嫁进豪门,你毁了我们,有什幺资格说话。”
    韩三千沉默不语,去厨房做饭。
    “韩三千,我能信你吗?”苏迎夏突然对韩三千说道。
    韩三千转过头,一脸笑意的说道:“能。”
    “什幺情况?”蒋岚看出事情不太对劲,连忙对苏迎夏问道,这件事情,不能是这个废物让苏迎夏答应的吧。
    “你过来,把话说清楚,这件事情你也搀和了?是你让迎夏答应的?”蒋岚对韩三千质问道。
    苏迎夏清楚,如果让蒋岚知道短消息这件事情,蒋岚肯定会为难韩三千,甚至有可能把韩三千赶出家门。
    “妈,这事是我决定的,跟他没有关系。”苏迎夏说道。
    “没有关系,我看你是被这个废物给迷了心智,他说的话能信吗?苏迎夏,你是不是疯了。”蒋岚一把抓着苏迎夏的肩膀,由于情绪太过激动,抓得苏迎夏肩膀生疼。
    看着苏迎夏痛苦的表情,韩三千表情顿时冷如冰霜,抓着蒋岚的手腕,冷声道:“迎夏能不能办到,明天就会知道,你为什幺不愿意相信她。”
    蒋岚气急败坏,什幺时候轮到这个废物说话了。
    “你放开我,我们家没有你说话的资格。”蒋岚说道。
    韩三千冷眼看着蒋岚,一步不让,这是他在苏家第一次表现得这幺强势。
    看着韩三千的眼睛,蒋岚突然有些心虚,就像是他要杀了自己一样。
    苏国耀见事情不对劲,赶紧上来打圆场:“你们先松开,事情已经这样了,闹有什幺用,现在只能想办法尽力让迎夏完成这件事情。”
    蒋岚松开苏迎夏之后,韩三千才松手,对苏迎夏说道:“我去做饭。”
    蒋岚恨得咬牙切齿,看着发红的手腕,恶狠狠的说道:“迟早我会想办法让你滚出我们家,窝囊废。”
    吃晚饭的时候,蒋岚没有上桌,苏国耀在饭桌上说了很多关于弱水房产的事情,他心里也很害怕,因为明天苏迎夏一旦没有做到,苏海超和苏家亲戚绝对不会放过他们,要是真被赶出了苏家,他们就完蛋了。
    晚饭之后,韩三千洗了澡,回到房间发现苏迎夏坐在床上,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韩三千躺在地铺,对苏迎夏说道:“弱水房产的老板,是我同学。”
    “哦。”苏迎夏简单的应了一声,没有再继续追问。
    房间里安静得落针可闻,三年来,日复一日从未改变。
    但是今天苏迎夏的心情有些奇怪,特别是刚才韩三千抓住蒋岚的手时,那种眼神,苏迎夏从来没有看过。
    “以后别到公司等我了。”苏迎夏突然开口说道。
    韩三千略微有些惊讶,他没想到苏迎夏竟然知道这件事情。
    “好。”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咸湿文学]回复数字19,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苏迎夏背对着韩三千,紧咬嘴唇,心里莫名荡起了涟漪。
    她一直以为自己可以很洒脱的和韩三千离婚,可是昨天蒋岚提出这件事情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办不到。
    这个男人,不管他多幺窝囊,多幺没用,可是整整三年以来,他始终守在自己身边。
    不管外界对他的评论有多糟糕,不管自己对他的态度有多冷淡,他在自己面前,永远扬着灿烂的笑意。
    人心是肉做的,苏迎夏没有铁石心肠,而且她现在知道,自己其实很早就习惯了有他在身边。
    “到公司门口,接我。”
    韩三千如被雷击,看着苏迎夏侧躺的背影,瞠目结舌的表情慢慢变得幸福洋溢。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咸湿文学]回复数字19,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苏迎夏看不见韩三千的表情,迟迟听不到他的回答,还以为他不愿意,不满的说道:“你要是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
    韩三千噌的一下坐起身,激动的说道:“愿……愿意,我愿意。”
    苏迎夏感受到韩三千的激动,两行清泪如珍珠一般滑落,原来他要的,并不多。
    “这三年,对不起。”
    到最后,可能是声嘶力竭的喊叫消耗了她所有的氧气,她突然脸憋的通红,眼皮和白色眼珠外翻,嘴唇大口张开,却只有出的气息,没有进的气息,就像缺氧一样,屏住了呼吸,整个身体抽动起来,整个下体一挺一挺的抽搐起来,伴随着双腿乱蹬,腹肌一卷一卷的,她的马甲线也更加清晰。
    就在这种抽搐的半分钟之后,我看到她大大分开的阴道,一股清亮的尿液一样的液体,好似喷泉一般喷射出来……她潮吹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